中國工程院院士王一德:用鋼鐵鍛造厚重人生/受聘為騰龍集團技術顧問,王一德院士騰龍精線集團工作站掛牌成立,

2015/1/7 16:12:08| 分類: 默認分類

“無論生命有多壞,人都要有所作為;我們不能屈服于命運,面對命運的挑戰我們要抗爭;有生命就有希望,有希望的生命才有動力。”——王一德

王一德,2005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是全國大型鋼鐵企業中第三個獲此殊榮的人,也是山西省本土培養的第三位院士。
 
“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沒什么兩樣,才干并沒有增長多少,不同之處是責任更重了,大家對我的期望和要求更高了。我會繼續在一線更加努力地工作,為太鋼的發展,為山西、為國家的工程科技事業和經濟社會發展再盡一把力。”這是王一德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時的一番肺腑之言。
 
王一德,現任太鋼董事會規劃委員會副主任,教授級高工;山西省優秀專家,國家級突出貢獻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北京科技大學和太原科技大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他多年工作在太鋼工程技術一線,為我國的不銹鋼、電工鋼事業和軋鋼技術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主持的高質量不銹鋼技術開發、冷軋無取向硅鋼生產工藝技術和電工純鐵新材料研制,解決了多項技術難題,滿足了國家重點工程建設需要,曾獲省部級部二等以上科技成果獎15項,其中國家級科研成果獎4項,包括冷軋取向硫化錳硅鋼的研究獲全國科技大會獎,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用純鐵研制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高質量不銹鋼板材技術開發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些成果幫助太鋼走在全國同行前列,有的甚至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給我國鋼鐵事業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在他的40余載的鋼鐵人生中,用自己的行動詮釋著一個科技工作者的執著追求。
 
結緣鋼鐵 奉獻太鋼
 
王一德祖籍浙江杭州,1938年末出生于一個知識分子家庭,早年間濡染了厚重的家學淵源,形成了他早慧聰穎的天資,也奠定了他追求知識,追求科學,追求光明的精神底蘊,一生永不停歇。1956年,王一德參加高考時,正值鋼鐵工業轟轟烈烈發展的時期,對全國影響很大、對他的影響也很大。那是一個特殊的年代,“大煉鋼鐵”的口號響徹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幾乎在最偏僻的村莊也有人在熱情高漲地開爐煉鋼。王一德報考大學的第一志愿就是北京鋼鐵學院,他如愿以償。1963年,王一德考取了所在院系的研究生,當年全校共錄取9人。“上碩士研究生時,我學的是冷軋硅鋼,當時全國只有太鋼有這個項目,我就是奔著這個專業來的。”1968年,王一德從北京鋼鐵學院研究生畢業。當時,國內冶金行業內的研究生畢業人才屈指可數。經過考慮,他選擇了山西。他說,因為山西有太鋼,太鋼有中國惟一的冷軋硅鋼生產線。
   
從此,他在太鋼一干就是41年。在這41年里,他把自己的一生與太鋼的發展緊緊聯系在一起,將個人的成長融入太鋼的事業。期間,曾有許多單位以不同條件聘請他去任職,有的讓他兼職或當顧問,但無論是在身處逆境還是順利的時候,他都不為所動。太鋼確立了建設全球最具競爭力的不銹鋼企業的戰略目標后,改革發展步伐進一步加快。王一德依靠太鋼這個大舞臺,充分展示著自己的才華。他先后主持和參與了太鋼不銹鋼系統改造工程、冷軋硅鋼改擴建工程、電工純鐵新材料的研制開發以及太鋼新不銹鋼項目的整體規劃和新不銹鋼冷軋工程實施方案的制訂等重大項目,形成了以高質量不銹鋼板材技術開發和以鐵水為主原料的K-OBM-S三步法冶煉不銹鋼生產線為代表的一整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不銹鋼生產工藝技術,使太鋼不銹鋼工序成本降低40%,年效益達10多億元。
 
他主持完成多項重大科研課題,使太鋼不銹鋼實現跨越式發展,一舉進入世界不銹鋼十強企業。他還主持建成國內第二個冷軋硅鋼廠,自主開發一整套冷軋無取向硅鋼生產工藝技術,可與美國、日本同屬國際領先水平。王一德多次主持的純鐵新材料研制,解決多項技術難題,性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滿足國防軍工和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等重點工程需要。目前,太鋼的不銹鋼、不銹復合板、高牌號冷軋硅鋼、電磁純鐵、高強度汽車大梁鋼、火車輪軸鋼、花紋板、焊瓶鋼市場占有率國內第一。不銹鋼等重點產品進入石油、石化、鐵道、汽車、造船、集裝箱、造幣等重點行業,應用于秦山核電站、三峽大壩、“和諧號”高速列車、奧運場館、神舟系列飛船和嫦娥探月工程等重點領域。
 
勇于實踐 銳意創新
 
王一德到太鋼工作后,從當工人、開軋機干起,腳踏實地,勇于實踐。他掌握技術快,一般工人進廠幾個月后才能上軋機,沒想到他第二天便上了軋機。他注重理論和實際相結合,面對一個個工藝技術難題,他總是深入到生產一線,與基層的干部、工人和技術人員共同分析原因、商討對策。他注重團隊合作,發揮群體優勢,在多次擔任技術改造和品種開發的負責人的時候,他總要充分發揮每一個成員的特長,虛心聽取他們的意見和建議,集思廣益,完善方案,推動工作。太鋼試制國家重點工程用的冷軋純鐵板,年輕的王一德提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方案,不但很好地解決了技術難題,而且使太鋼這一技術達到當時西歐國家先進水平。但純鐵生產經過軋機退火后,出來的純鐵板板型有點不合格。怎么回事呢?“再好的方案,要真正解決實際問題還得靠工人、靠經驗豐富的老師傅們。”意識到這一問題后,王一德找到了有病休息在家的老班長,三下五除二,老班長便把難題破解了。“對技術研究人員來說,經常會解決大大小小的技術問題,這是最高興的事。”王一德說,不過,與解決小技術難題不同,當年這項技術榮獲山西省科技進步獎。在擔任研究室代副主任期間,王一德從技術員做起,從事最具體的技術工作,到擔任課題組長,多次承擔國家重點工程的專用材料試制任務,他和課題組的同志們一起,通過試驗,率先找出了冷軋取向硅鋼硫化錳有利夾雜的成分控制和生產工藝規律,產品性能達到了當時的國際水平,并為九十年代由他主持的太鋼自主建成國內第二個冷軋硅鋼廠奠定了可靠的技術基礎,此外還創造性地優化了成分配比和選擇獨特工藝,完成了多種專用純鐵的研制,滿足了多項國家重點工程新材料的需要。
 
很久以來,太鋼在醞釀著一個重大的舉措,即擴大不銹鋼生產規模。過去較長一段時間,太鋼雖是普特鋼兼有,實際上是要大不大,要特不特,品種多而散,集中度不高,競爭力不強。1998年,不銹鋼和不銹鋼材產量分別為9.6萬噸和8.2萬噸。1999年,國家抓產業結構調整,當時整個不銹鋼市場缺口達2/3,另外不銹鋼是現代鋼鐵材料的佼佼者,不僅是優良的功能材料、結構材料,又可以百分之百地回收,是綠色環保材料,還是一種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產品。因此,世界各國都在發展不銹鋼生產與研制,而中國的現代化建設和實現小康社會更是離不開不銹鋼產業的發展。而太鋼將發展不銹鋼產業作為自己的主導方向,既適應國內外潮流又符合太鋼自身優勢和特點。這是具有遠見卓識的戰略決策。
 
時任太鋼集團副總工程師的王一德,力主向國家申請立項,將發展不銹鋼作為太鋼崛起的重點工程之一。從此,太鋼開始了大規模的不銹鋼建設。當時,王一德主持制定了不銹鋼發展實施方案,并主持不銹鋼技術創新和系統改造。2003年,太鋼不銹鋼生產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上了一個新臺階:不銹鋼生產成本降低了40%,年生產能力從10萬噸攀升到100萬噸,短短的幾年增長了10倍,其規模居第八位,使太鋼的不銹鋼工序成本降低40%,年產量從10萬噸攀升至100萬噸。2004年后,太鋼又開始新一輪的沖刺,進行新不銹鋼系統工程改造。短短三年,2006年新項目陸續建成投產,形成了300萬噸不銹鋼的生產能力,成為全球產能最大、工藝技術裝備水平最高、品種規格最全的不銹鋼企業。
 
在工作中,他敢于堅持真理、勇于承擔責任。在熱軋不銹鋼中板常化退火線改造中,王一德堅持自己正確的意見,堅持與北科大合作,采用流射沸騰冷卻強化多功能淬火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在1549毫米熱連軋改造中,他提出采用把三架粗軋機改建成一架強力粗軋機、增設F0精軋機、全液壓壓下以及TDC控制等技術,取得了圓滿成功。在不銹鋼系統改造中,針對國內鎳資源和不銹廢鋼資源短缺、急需生產Cr系不銹鋼的實際,結合太鋼特點,他強調采用以鐵水為主原料的三步法冶煉不銹鋼工藝,力主采用K-OBM-S頂底復吹轉爐,實踐證明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太鋼,向王一德和他的戰友們提供了一個廣闊的無與倫比的大舞臺。
 
扎根太鋼 鍥而不舍
 
隨著各項成果的影響日益擴大,王一德的名聲也越來越大,想挖人的企業不在少數。但他堅守著。“現在,人才‘東南飛’的現象很盛,不過,我不就‘北飛’了嗎?”王一德認真地說:“根本原因還是事業。去其他地方的機會確實很多,專職、兼職、顧問都有,但除了在母校北京科技大學、包頭鋼鐵學院和太原科技大學擔任兼職教授、博導外,其余的我都拒絕了。我對錢財不是很看重,我的事業在太鋼,除非有一天太鋼不要我了,否則我會一直呆在這兒。” 對錢財不看重,對各種待遇和職務,王一德也容易滿足。“第一次受挫折時,我挑過大糞,種過田,挖過山藥蛋,那時心想自己可能要在農村呆一輩子了;第二次受挫折,我想自己這輩子能當上個副處長就知足了,沒想到后來會當上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直至院士。
 
1985年、1988年,王一德曾兩次遭遇“死神”,特別是后一次被誤診為肝癌晚期,醫生說他只能活三個月,結果肝被切掉了三分之一。在手術前,他還不忘事業,打開辦公室的柜子,告訴同事們:我的資料都在這兒,你們需要的話可以拿走。手術后,不到兩個月就回到了崗位,重新投入了緊張的工作。從此,他更加勤奮學習,積累知識,不斷充實和提高自己,前后譯編了200多萬字的文獻資料。多次的挫折和磨難,使他更加堅強。他經常說:“一個人的機遇不是常有的,但充實自己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做到的,積累儲蓄是長期的,靠鉆營投機是不長久的,不管遇到什么情況,都不要荒廢自己。”由于常年超負荷工作,他多次累倒在工作崗位上,甚至在辦公室和醫院病房輸液時,還在工作。正是憑著這種不怕困難、矢志不渝的頑強意志和毅力,才成就了他突出的業績。
 
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后,他誠懇地說:“當選院士,榮譽首先是太鋼的,沒有太鋼,就沒有我的舞臺;沒有太鋼,我也增長不了才干。今天的王一德和昨天的王一德沒什么兩樣,才干并沒有增長多少,不同之處是責任更重了,大家對我的期望和要求更高了。”
 
中國工程院在給入選院士寄入選通知書的同時,一并寄來了一封《8條共勉》的信函,王一德很認真地閱讀了,他說:“第一個首先要擺正自己的位置,院士是普通一員,不是‘萬事通’,只是在某個領域里有一些特長;其次是要認清自己的責任,不斷地在自己的專業領域里強化自己,只要能動彈,我就不會因為已經拿到這個榮譽就躺倒不干了,一方面有責任,一方面工作本身也是一種樂趣;最后還要接受大家監督,這是8條里最重要的,時刻保持謙虛謹慎,才能繼續為國家做貢獻,大家才會繼續尊重你。”
 
征途正未有窮期,為晚紅霞尚滿天。今年已70多歲的王一德依然在奔波忙碌:負責新的不銹鋼冷軋工程實施、冷軋硅鋼擴建工程、不銹鋼無縫鋼管廠和不銹鋼精密帶鋼廠……他以尚健老年之體魄,睿智壯年之頭腦、蓬勃青年之朝氣,日夜奮戰在鋼鐵第一線,為我國的鋼鐵事業發揮著熾熱的光與熱。


分享到:

閱讀(2811)| 評論(0)| 收藏(0) 收藏

評論

登錄后你可以發表評論,請先登錄。登錄>>

發表評論

   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  看不清?換一張       
虐待捆绑sm图片_色男人论坛_米奇第四色 8888_哥也爱e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